DISHES
如今很多人会把诱人的菜肴称为艺术品,将厨师称为艺术家。对于大董来说,这还不够。当今的艺术家更多注重自我表达,但是大董不仅是一位通过菜品完成了个人艺术表达的“艺术家”,同时还是一位解决问题的“设计师”。
如今很多人会把诱人的菜肴称为艺术品,将厨师称为艺术家。对于大董来说,这还不够。当今的艺术家更多注重自我表达,但是大董不仅是一位通过菜品完成了个人艺术表达的“艺术家”,同时还是一位解决问题的“设计师”。

大董经常会用“大众”和“小众”的说法对这个问题进行说明。“大众”就是基础口味好,且要符合大部分食客对菜品的审美要求。如果你做得特别好吃,但是样子特别奇怪,客人可能不愿意接受。反过来,菜品特别好看,但是外强中干,味道不过关,客人也不会埋单。所以,大董所说的“大众”就如同是地基,地基建好了之后,才能追求上层建筑。上层的东西,是“小众”的,是对艺术高度的追求。

很多人一提到“大众、小众”审美的时候,就会自然而然落入一个陷阱,仿佛“大众”审美就是庸俗,然而“小众”审美又容易曲高和寡,左右不好平衡。其实所谓的大众审美,具体到美食上,是对味道和形态的一个基础判断,小众审美,则是在基础判断上面增光添彩的部分。它有可能是味道,有可能是原材料,有可能是菜品造型,也有可能是一种创意。 两种审美放在一起从来不冲突,只是一个递进关系而已。
如今很多人会把诱人的菜肴称为艺术品,将厨师称为艺术家。对于大董来说,这还不够。当今的艺术家更多注重自我表达,但是大董不仅是一位通过菜品完成了个人艺术表达的“艺术家”,同时还是一位解决问题的“设计师”。

大董经常会用“大众”和“小众”的说法对这个问题进行说明。“大众”就是基础口味好,且要符合大部分食客对菜品的审美要求。如果你做得特别好吃,但是样子特别奇怪,客人可能不愿意接受。反过来,菜品特别好看,但是外强中干,味道不过关,客人也不会埋单。所以,大董所说的“大众”就如同是地基,地基建好了之后,才能追求上层建筑。上层的东西,是“小众”的,是对艺术高度的追求。

很多人一提到“大众、小众”审美的时候,就会自然而然落入一个陷阱,仿佛“大众”审美就是庸俗,然而“小众”审美又容易曲高和寡,左右不好平衡。其实所谓的大众审美,具体到美食上,是对味道和形态的一个基础判断,小众审美,则是在基础判断上面增光添彩的部分。它有可能是味道,有可能是原材料,有可能是菜品造型,也有可能是一种创意。 两种审美放在一起从来不冲突,只是一个递进关系而已。
今很多人会把诱人的菜肴称为艺术品,将厨师称为艺术家。对于大董来说,这还不够。当今的艺术家更多注重自我表达,但是大董不仅是一位通过菜品完成了个人艺术表达的“艺术家”,同时还是一位解决问题的“设计师”。

大董经常会用“大众”和“小众”的说法对这个问题进行说明。“大众”就是基础口味好,且要符合大部分食客对菜品的审美要求。如果你做得特别好吃,但是样子特别奇怪,客人可能不愿意接受。反过来,菜品特别好看,但是外强中干,味道不过关,客人也不会埋单。所以,大董所说的“大众”就如同是地基,地基建好了之后,才能追求上层建筑。上层的东西,是“小众”的,是对艺术高度的追求。

很多人一提到“大众、小众”审美的时候,就会自然而然落入一个陷阱,仿佛“大众”审美就是庸俗,然而“小众”审美又容易曲高和寡,左右不好平衡。其实所谓的大众审美,具体到美食上,是对味道和形态的一个基础判断,小众审美,则是在基础判断上面增光添彩的部分。它有可能是味道,有可能是原材料,有可能是菜品造型,也有可能是一种创意。 两种审美放在一起从来不冲突,只是一个递进关系而已。
0.118363s